前摩根士丹利货币策略分析师Stephen Jen曾提出著名的“美元微笑曲线”:美元在经济不景气和繁荣时都会走强。近期,美元“又笑了”——在美联储“鹰味十足”的加息操作下,美元指数刷新20年新高,非美货币大幅下挫。

由于目前美元在全球货币体系中的地位,国际贸易一般采用美元结算,当一国本币对美元大幅贬值时,会造成该国进口成本同步大幅攀升。所以我们看到,近期非美国客户中,要求降价打折、延期付款、取消订单的买家非常多。

以下是今年以来本币贬值幅度最大的一些国家,外贸人出货这些市场,务必注意货款安全!

今年以来,欧元对美元汇率已累计下挫15%。8月22日,欧元兑美元汇率今年第二次跌破平价,跌至0.9926,为2002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而欧元的贬值似乎才刚开始。

经济学家预计,8月份欧元区CPI将高达9%,再创历史新高,并且是目标水平2%的四倍多,而欧元贬值通过抬高进口成本令通胀问题变得更加严重。


英镑则在今年8月遭遇了2016年脱欧公投以来最差的一个月,8月份英镑兑美元汇率下跌超过4%。今年以来,英镑兑美元已经下跌了11.8%,使其成为G10中表现最差的货币之一。

高盛认为,英国可能在第四季度陷入衰退。花旗则预测,英国的通胀率将在2023年1月突破18%。

9月1日的东京外汇市场上,日元汇率一度跌至1美元兑换139.50日元上方,创下24年来最低点。仅8月一个月,日元就贬值了近4%,今年以来,日元已跌逾18%!
然而,对于日元贬值情况,日本银行并不准备采取措施干预。日本银行总裁黑田东彦近期接受采访时强调,金融政策的判定不是根据日元走势,而是以物价为基础。
日元贬值确实对出口有利,但也导致进口原材料价格上涨。日本帝国数据银行的一项调查显示,由于日元快速贬值,约六成受访企业表示业绩受到消极影响。在超过1万家受访企业中,有61%表示日元贬值带来“负面影响”。帝国数据银行分析称,日元贬值带动出口扩大的情况并没有明显显现,反而推高了进口物价。

韩元兑美元汇率已经跌到2009年以来的最低,从年内迄今的走势看,韩元兑美元已经累计下跌11%。

韩国央行行长李昌镛表示,如果韩国的物价继续失控,不排除跟随美联储进行大幅加息。目前,韩国央行已将今年韩国的消费者物价指数(CPI)涨幅预期上调至5.2%。7月韩国CPI同比上涨6.3%,高于6月的6%,并创下1998年11月金融危机以来的最高纪录。

今年以来,截至8月中旬,土耳其里拉已经贬值了约26%。

土耳其目前堪称全球“通胀之王”,7月通胀率按年增79.6%,创下24年新高。土耳其人口最多的城市伊斯坦布尔,7月份物价较去年同期上涨99%。

在土耳其从事零售业的商人说,过去总是大包小包的买食物,毫不手软,结账也不到100里拉,现在顶多买几斤,甜点、零食及汽水等非必需品就得精打细算。土耳其民众则坦言,基本生活物资都成了奢侈品,“状况很糟”。
7月,阿根廷通胀率达到71%,创下近30年来新高,经济学家曾预计阿根廷今年年底的年度通胀率将进一步飙升至90%!与此同时,阿根廷比索兑美元平行货币汇率(黑市)在7月19日突破1美元兑300比索的心理关口,7月22日更跌至1美元兑338比索的历史低点。在官方市场,阿根廷比索兑美元过去一年也贬值了37%。

阿根廷是外向型经济体,其大量消费商品依靠进口,国际能源、原材料等商品的大涨本就推高了该国的输入性通胀,而货币急剧贬值则进一步加剧输入性通胀压力。为了防止恶性通胀的发生,阿根廷央行每天抛售美元竭力避免比索贬值。

此外,阿根廷央行于6月27日发布第A7532号公告,将进口外汇管制措施扩大适用至服务及非自动许可证产品进口融资制度,为期3个月至今年9月30日。最近,阿根廷海关也开始着手整治进出口贸易违规行为,整治行动主要涉及进出口贸易中虚报货物价格行为,比如低开出口发票、高开进口发票,第一轮整治行动涉及13640项业务和722家公司,货物离岸价总额约12.5亿美元。

在饱受俄乌局势升级之苦后,东欧主要货币还受到欧元区经济衰退和欧元贬值带来的又一次打击。

匈牙利福林今年的表现甚至还不如土耳其里拉,对美元的贬值幅度已经超过26%。匈牙利媒体甚至以“福林成全球最弱货币”“福林遭到重创”“福林兑美元和欧元呈自由落体式下跌”等为题进行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