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全球多个运价指数的进一步下跌,集装箱航运业已被警告要为运价方面的硬着陆做好准备。
尽管空航有所增加,但利用率仍正在下滑。

  Jefferies的一份新报告显示,上海集装箱运价指数(SCFI)记录的即期运价正处于“快速下降趋势”。上周,SCFI即期运价指数又下跌了9.7%。

  根据Vespucci Maritime的分析,过去四周来看,该指数下跌了33%,是自2009年SCFI指数开始以来第二大四周跌幅。从上海出发前往世界各地目的地航次的平均implied运费已降至每标箱2500美元,为1月份峰值的一半。目前的运价仍远远高于2020年前每标准箱1000美元的长期平均水平。

  海事咨询机构Sea-Intelligence在其最新的周报中警告称,对于跨太平洋和亚欧贸易航线的高运价,没有任何潜在的结构性支撑,而这种支撑在跨大西洋航线上也濒临消失的边缘。
Sea-Intelligence预测:“目前运费水平回归正常化将带来硬着陆,也就是说,我们应该预期运价将低于长期正常水平,然后出现明显反弹。”
  持续的负面情绪进一步影响了租船费率,英国造船和海运业分析机构克拉克森(Clarksons Research)上周的运营指数环比下跌26%至246点。然而,这仍是2019年平均水平的四倍多。克拉克森在周报中指出:“近几周来,货运行业的疲软主要表现在支线小型船舶,但运费下降的影响目前也在进一步侵蚀大型船舶的租金。” Braemar的分析师在谈到集装箱租船市场时表示“市场供需关系的总体情绪正在以惊人速度转为负面。”随着船舶租赁价格的暴跌,市场一直在讨论重新谈判的可能性,这种情况在14年前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发生过。大多数接受调查的分析师认为,这次的不同之处在于,班轮公司目前处于现金充裕的有利处境。Alphaliner航运分析师Jan Tiedemann表示:“大多数航运公司坐拥大量现金。因此,即使经济形势恶化,他们也应该有能力支付未来几年的账单。”根据德路里的分析,包括对2023年的预测,在短短三年内,集装箱航运业赚到的钱将相当于过去整个60年的收入。


  在新造船舶方面,市场下滑的初步迹象浮出水面。全球最大的集装箱船东塞斯潘决定取消与韩国造船公司(K Shipbuilding)签约建造的四艘7700标箱总计价值5.2亿美元的的新建船舶。尽管近几个月多个集装箱运价指数均出现大幅下滑,但多数分析师预计,得益于早期获得的长期合约运价,班轮运输业全年利润将创下纪录。Blue Alpha Capital负责人、资深的班轮运输业人士John McCown本月早些时候预测,2022年班轮运输业的累计净利润将达到2449亿美元,较2021年的创纪录业绩增长65.2%。